请勿靠近站台

    她死前告诉他。等我们一百年后想见。他等了不了,继承家业,成为医生。保存着她的尸体,一直研究怎样能让她复活。在他绝望痛苦的时候,她的尸体上长出了一朵白色妖异的花,在梦里,花告诉他只要用女人的血肉之躯养着,她就能复活。他欣喜。殊不知,她已经轮回。他不停杀害女性,用她们的血肉祭奠自己心爱的女人。每次花吞噬一个女人。他觉得自己又离见到她更近。
    她轮回,忘记了他。有着自己的生活。但是,平凡的生活从一个梦开始而被打破。梦里那株妖艳的花吞噬着女人的血肉。她感受着被吞噬的痛苦,却又迷恋血腥的味道。她惊醒,叹着到:又一个。这座城市不断有女人失踪。她一闭上眼,就能梦到那株散发着血腥味的花。她日渐消瘦。去看病时遇见了他。他看着她,一脸惊异,喃喃到:水约。她见到他,只觉得异常熟悉。
    回到家的她,吃了药便入睡。他带走了她。她醒来时,他紧紧抱住她:你是上天赐给我的最后一个祭品,我就快见到水约了。她害怕,脑海里画面一闪而过,她总觉得能想起什么。他抱着她来到一口棺材前,棺材里有一具干瘪的女尸,那剁妖异的花长在她的尸体上,血腥味浓重。她只觉的恶心,哭着说他是恶魔。他眼神冰冷:你不是水约,水约不会这样说我。他把她放在地上,离开了。身体还有些麻痹。她托着没什么知觉的身体,爬到了棺材前的桌子旁。她奋力挣扎,用尽全身力气走到桌前,拿起桌上的酒精瓶和打火机,站起来走到棺材前。把酒精瓶摔碎在棺材里,点燃打火机,火焰扭动,丢进棺材,火焰吞噬着花,花瓣扭动,血气呲呲。火慢慢吞噬着一切。他冲进房间,眼珠血红:你干什么!她跌坐在一旁:我帮你火化一具尸体罢了。他给了她一巴掌。她眼睛火苗促动。记忆呼啸而来。泪水涌出:我睡了,一百年后再叫醒我,我会梦见你来接我。他在一瞬间呆住:你怎么知道这些的。她泪流满面:君翔,水约已经死了,你唤了二十三年的,不过是一具尸体,你爱的水约,早已投胎转世了。他忽然从疯狂中清醒,紧紧抱住了她:你说你睡了,叫我一百年后再叫醒你,我等不及了,我真的等不了。她眼泪婆娑:君翔,我说的一百年,只是指一个轮回转世,你却留下那具没有灵魂的空壳,招来魔株,杀了那么多人。今日也是命中注定,我陪你一起给这些人陪葬吧。
   棺材里的尸体已经化为灰烬。火蔓延,他和她,紧紧抱在一起,被大火吞噬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麦洁《夜生花》

评论

热度(2)